中新网金华1月5日电(记者 奚金燕 通讯员 盛瀚潇)“年年高,时时利”,作为春节期间必不可少的美食佳肴,一碗热腾腾的青菜年糕,满足了人们所有对于年味的幻想。随着春节的临近,浙江金华塘雅镇的年糕坊也迎来了一年一度的销售旺季。磨、蒸、踩、打……在这小小的年糕坊里,老师傅们一做就是13年,在滚滚的时代洪流之中,固执地传承着那古老的年味。

一字码开的米粉,等待着加工 傅颖川 摄

  相传年糕的出现,是百姓们为了躲避捐生粮发明的,而恰是这份私心,让年糕深深融入到了中华民族传统饮食文化之中,成为了春节期间必不可少的美食佳肴,煎、炸、烹、煮,所有滋味尽在其中。

  塘雅镇马头方村,一座不起眼的老建筑上,长烟囱里缓缓地吐着淡淡的烟尘。这里是一座年糕坊,师傅们正忙着给锅炉添柴烧水,这是打年糕准备工作的第一步,接着,清理案板,消毒工作手套,打开磨粉机,摆上蒸笼,最后点上一根烟,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。

  这小小的年糕坊里,汇聚着7位老师傅的心血,他们的平均年龄已近60岁。

  13年来,每逢春节临近,他们就默契地放下手头的工作,来到这里,开始了一年当中最忙碌的时刻。方张敏负责蒸米粉,方昌南、方允熟、方道兴三位师傅负责踩年糕,方勇军负责拨年糕,方道纯和方允土则负责把年糕揉成饼状。

  “100斤的米,最好是70斤小米配上30斤糯米,不加任何东西,然后用水浸泡10天,这样磨出来的米粉,打成年糕最好吃!”端着一担刚蒸好的米糕递给方勇军后,方张敏又转身继续捣鼓着其他还在蒸笼里的米糕。

老师傅正在揉年糕 傅颖川 摄

  见方勇军接过米糕,负责踩年糕的三位师傅一齐用力,把100余斤的石锤翘了起来,方勇军顺势把熟米糕倒进了石臼,然后在翘起的石锤表面抹上一层水,防止米糕粘连。一切准备就绪,三位踩年糕的师傅脚下一松,沉重的石锤瞬间砸了下去。

  哐当、哐当,打年糕的机器被有节奏地踩着,百来斤的石锤每抬起一次,方勇军就用木棍把打散的年糕团子聚到一起,然后等待团子再一次被石锤打散,接着再聚到一起,再打散,如此循环。

热气腾腾的年糕,令人食指大动 傅颖川 摄

  这看似简单机械的操作,其实并不容易,方勇军手上异常突出的指节骨似乎在讲述着,是那无数次的伤痛才换来了他与老伙计们的默契配合,“我也想过要和他们轮换着做,但是拨年糕这活还是我最有经验,换他们来的话也会被砸到手,影响效率。”

  “一块年糕团子要砸40多下才能把水分全部排出,更好储存,而且脚踩打成的年糕更香!”方道纯接过方勇军递给他的年糕团子,麻溜地搓成了球形,压扁,一饼年糕就这样成型了。

热气腾腾的年糕,令人食指大动 傅颖川 摄

  就着红糖,把刚出炉的年糕塞进嘴里,软糯香甜,如果麻糍的味道是春日里徐徐的清风,软弱绵柔,那这热年糕便是冬日里的暖阳,质朴厚实,抚慰人心。

  有时候客人多,一天有50多石米要打成年糕,每石都是100斤,所以年糕坊经常半夜还点着灯,响着哐当哐当的踩踏声。“不管多晚,我们都要给客人打完,客人跑这么远来也不容易。”老师傅说道。

年糕坊的机子也都是上了年纪的老物什 傅颖川 摄

  一天工作下来,腰酸腿疼,但师傅们却不愿多说,回家休息几个小时,然后踏着星辰又出发了。每天起早贪黑的工作,就凭客人们的一句“师傅,你们明年还做吗?”一直,坚持了13年。

  “我们干这个就是赚点零工钱,如果有一天我们身体不行了,又没人愿意接手的话,赌神特码论坛,那就顺其自然吧,最后还是可惜了这一门老手艺咯。”看着老旧的脚踏年糕机吱吱呀呀地锤动着,不禁有一丝落寞的味道,不知它和他们还能撑多久。但不论未来如何,相信年糕的味道一定能够口口相传下去,满足所有对于年味的幻想。(完)